a_xian211

安德莉凯利:

第三次来贵船,依然没有去成鞍马寺。相比初夏的清旷、盛夏的繁嘈、暮秋的的贵船倒是舒缓闲适,连街边料理店的女将也不热情揽客了,而是笑眯眯的闲站在街边,很有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的味道。红叶季的最盛期已经过去,本宫参道上的红枫早就稀稀拉拉,不过要拍一张没有游人入镜的照片还是颇困难。忽然想在叡山電鉄light up、夜间参拜开放的时候来一次,看看灯影间的贵船,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风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