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_xian211

宇华在苏格兰:

【难得漏光】

整理了十张拍过的自然漏光照片,大的小的侧的中心边边角角的,各种不一样的漏光。其实这就是我爱上胶卷的很大一个原因,unpredictable,爱它的无法预知性。


微博

Instagram

Facebook页面


Weekends:

Day 5 @ Inca Trail

一路上的各种印加以及,走trail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人………………

最后一张是导游再给我们讲解当年这些建筑的含义,基本起源于一个三层十字,第一层代表过去(蛇),第二层代表现在(豹),第三层代表未来(鹰)

将十字的各个对角点连起来,代表古时八条印加古道,链接智利,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古道交叉点位于十字中心,即库斯科Cuzco,当地语言意为“中心”。

我们走的这条从冬起始,途径Sun Gate,是最重要的交通要道。

金字塔代表当时人的阶层,分别是国王(Inka),贵族(noble),平民,奴隶(战败的贵族)

在一片废墟中听历史课还是挺有感觉的www


Weekends:

Day 4 from Puno to Cuzco

这里曾经是祭祀的神庙,现在已变为桑田

第一张图是神庙的结构,中间为中心支撑骨,两边伞状打开落到基桩,但现在已经只剩下骨架了

第二张是神庙附属的各种仓库(粮食,马匹,水,祭品)残骸

现在的玉米地长得真好

后面几张是三座跨过亚马逊河源头的桥梁,按年代分,绳索桥最早由当地居民编造,后来印加帝国起了石桥,我是站在现代的铁架桥上拍照的

合着滔滔江水看,不由得有种唏嘘感


大維:

【畫個宏村送給你】

 

我渴望的生活

不是日復一日的面朝大海

劈柴喂馬看花兒

我渴望的生活

是越過高山,越過平原

越過換日線和冰川

在夕陽照耀的非洲草原

和長頸鹿親吻

在乾涸的玻利維亞鹽湖上

眯起眼睛抬頭看

那些射向天堂的光

在薄霧繚繞的小山村

沖一壺清茶畫一幅畫兒

直到太陽落下

 

拍摄:大维     文字/手绘:小v    

 

远方:

尼泊尔,巴德岗(5)

趟徉于古城的大街小巷,不经意间遇见一些如画一般的生活场景。

暹罗纪行之曼谷:无脚鸟和它的绿色丛林

行者-BLOGBUS:












没有比这次行程安排更多舛的了。先是M的面试,再是我的毕业典礼,时间冲冲撞撞难以调停,还神经兮兮在最不合适的时机买了最不合算的机票。出发的那一天又是个闷热的阴天,粘滞的空气太过配合躁郁的心事。但没什么,旅行本身就是一场逃离,从机舱关闭的那一瞬开始,之前种种都不露痕迹地成为另一个空间的前朝旧事。


因为票价耿耿于怀的两人连飞机餐都没订,最终还是忍不住点了冬阴功杯面。饥肠辘辘出机场准备搭火车去酒店,却发现不仅火车站野草疯长破败不堪而且火车还晚点得离奇,只得叫了的士。之前订好的是一间有些年代感的酒店,出乎意料得美丽,像是从八九十年代的成龙功夫片里复刻下来的场景,仿佛随时都会有蒙着面纱的神秘女子连同佩戴黑超的大佬一齐出现。


放下行李直奔考山路,头一次体验了一把飞驰的TukTuk车,怎一句狂拽酷霸叼可以形容,从此敞篷校车是路人。考山路上吃食很多,有大排档、露天酒吧亦有精致店面,那是因为背包客更多。找到Lomprayh公司买了去苏梅岛的车船联程票,在一大片专为鬼佬提供不健康饮食的餐厅中找了一间看上去稍微正宗些的泰国菜馆,这才终于能歇一歇脚。


第二日一早就去了大皇宫。游人已经很多,尤其旅行团,一堆一堆的净是国人。大皇宫内最重要的一处必然是玉佛寺,与中国古刹的典雅沉静甚至缄默截然不同,其流光溢彩自在张扬着实让人惊赞,那些金碧辉煌的舍利佛塔,拔地而起擎天而立的巨魔像,镶珠嵌玉的狮身仙女像,似乎令佛家也沾染了热带气息。


大皇宫内部倒无甚可观,重点在于几座维多利亚时期建筑风格和泰式风格融合的宫殿。不过说到仿欧式建筑风格,最丧心病狂的还是五世皇柚木皇宫和旧国会大厦,美则美矣,但作为游人总觉得踏错了空间。值得一提的是旧国会大厦内的巨幅木雕,连丛林枝桠甚至山涧中的猛禽都一丝不苟得刻画出来,绝对称得上一等一的珍品。


之后一路步行到码头,湄南河白日里完全没有风景可言,直接坐了当地人当做交通工具的轮渡去对岸。这时候正是烈日当头,我们悲伤地发现自己去错了码头,距目的地郑王庙偏离太远,只得顶着快把人熔化的日头重回轨道。于是郑王庙给我们的印象只剩下赤裸裸的汗与热,以及过于陡峭导致我们第二天腿抽筋的参天阶梯。


从郑王庙后面的码头回到对岸,顺路去了一趟卧佛寺。寺内有一尊身长达四十多米据说是世界之最的侧卧佛像,这便是佛陀追求涅槃时悠然于佛坛之上的姿态。佛像制作得古拙可爱,五个脚趾一般长的脚掌让我笑了好久。原本还想去国家博物馆一览,但我似乎与世界各国的美术馆博物馆都命中相冲,再一次因为快要闭馆被拒之门外。


之前在考山路订了去水上市场的半日游,第三日不到7点就出发。一辆小面包车先把我们拉到一个不知所谓的逼仄的菜市场,叫卖的小贩都站在一条状似废弃的铁轨两侧,在咸鱼味和绕着各色水果打转的苍蝇中间穿行,终于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都举起了相机。难道这是传闻中的铁道市场吗——还没等我惊诧完毕所有小贩都在电光石火间收起了摊位躲到了两旁,我刚抢拍到一张火车头呼啸而来的正面照就被好心人拖到了一个缝隙里,而M则躲无可躲被拽上了人家的菜摊子。经历完这么酷炫又刺激的时刻,我们才意识到这是不知不觉沾了同行者的光免费玩了一程。


接下来的丹嫩沙多水上市场才是目的地。有的小贩撑着装满水果和饮料的船从身边慢悠悠漂过,有的小贩则是在岸边有固定的摊点兜售各种纪念品,见到我们的游船靠近就用长钩把船钩过去靠岸。重在体验在水草氤氲的潮湿氛围中乘着木舟穿行购物的新鲜感,其实水上市场因为都是游人,基本上纪念品漫天要价。当真要买纪念品,绝对比不上乍都乍周末市场,小商品玲琅满目价格也公道不少,尤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买盗版碟的店面,不仅有正热门的韩剧美剧,连偏门日剧都不少。


从郊外回曼谷的路上,有最原汁原味的东南亚乡间景色:望不见边际的椰树和芭蕉叶,高高低低层层叠叠,漫天的绿让人绝望。车子在公路上慢慢前行,慢镜头是《阿飞正传》的开篇,也是结局。“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我怎么能不记起那只让人又爱又恨的无脚鸟。


随后镜头一转,就到了曼谷最繁华的地段暹罗广场。这又是另一个故事,有两个少年因为在这里的一间CD店重新偶遇而相恋,这里有他们分食一个冰淇淋的快乐时光,也有他们不得不说再见的MBK边的小丑鼻子与泪水。从购物狂的角度讲这里的几座大型商场确实太好逛,但最幸运的还是我们找到了《暹罗之恋》拍摄的那一家双胜冰淇淋店。


最后一日的行程前面已经穿插提及,不再累述。曼谷一站由考山路开始,也在考山路结束。又一次吃了咖喱喝了水果shake,店里驻唱落拓又喑哑的烟嗓让人着迷。去7-11买了点粮食,就等着夜车把我们载向苏梅岛。“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然而,无脚鸟即便只是在梦境中从不驻足,也比许多地上的人类幸运。

宇华在苏格兰:

我所拍过的背影(十图)


我本以为孤独没什么。 

很奇怪,在陌生的地儿碰到陌生的人,仿佛更容易地卸下心防,因其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亦非参与我的未来,不过就是走过那么一小段路,侃些小事,借个肩膀靠上一小会儿。或许,也不会被记得,但确凿在这些微妙的小时刻,我们都剥开了彼此的儒弱。

在佛罗伦萨呆的那段时间,我每晚都跑去老桥坐坐。看雨后的晚霞将整座古老的佛罗伦萨浸染成迷人的金色,看尘埃荡涤,看脚下阿诺河汩汩地流淌。看恋人们相拥,亲吻。 

为什么一个人要跑这么远?无非是冠冕堂皇地给自己带上一顶“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好好地看看它”的帽子,亦或是坚信了被无数次转发的那句“说走就走的旅行”。并没有。对于我来说,是逃离。想尽办法在混沌的日子里找个出口透透气,即使回忆上逃不掉,好歹也可以离开那个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一小阵子。 

《Eat Pray Love》里面,茱莉雅•罗伯茨在她低谷时毅然买了三张机票,去重新上路。三年前我一个人来到了英国生活,此后的每个夏天我都拼命赚钱送自己几张机票。我知道,于我而言,丈量与纪录生命的方式,就是启程。 

而如同万年不变的残垣,川流不息的河流,绵延不断的山丘;如同一切的美好,孤独,也是一样地辽阔与恒久。 


微博

Instagram kelexlau】

Facebook页面】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日照坛城

500PX一次给了我两个首页啊,泪奔啊!

https://500px.com/photo/98751237/%E6%97%A5%E7%85%A7%E5%9D%9B%E5%9F%8E-by-%E5%8B%A4%E5%A5%8B%E7%9A%84-%E5%88%98%E5%B0%8F%E6%9C%B5?from=user_library